古代占卜涉及的内容广泛,包括天时、产育、行人、田产、谋职、疾病、买卖、丧葬、诉讼、斗殴、盗窃、桑蚕、六畜等,其主要目的是趋福避凶,心想事成。

在古代,不同的术士来对占卜的解释,往往各执一词,有时漏洞百出,甚至自相矛盾。一次,汉武帝有意识地把各类术士都召来问道:“某月某天娶妻可以吗?”术士们对这一天可否迎娶意见不一。五行家说可以,风水师说不行;建除家(根据天文历法占测吉凶的术士)说不吉利;丛辰家(指以阴阳五行来配合岁月、日时所定出的各种吉凶神煞的术士)说大凶;历算家说小凶;天人家卦。按照卦意,该卦主要说的是法律方面的事。一占卜先生认为此卦不利,是克夫之象;而另一占卜先生认为此卦不但陪嫁丰富,而且子孙多,老来享子孙孝顺之福。这些例子说明占卜的结论解释多种多样,到底谁的灵验呢?

那么,为何仍有人相信占卜呢?原因是多方面的。除了求占人处在逆境或在某些问题上举棋不定时,为寻求心理平衡之外,主要与占卜先生解释卦的诀窍和卦签中的秘密有关。一旦求占人恰巧被占卜先生说对某些方面,或被奉承夸张获得心理满足,就盲信于占卜。

首先让我们来看看卦签中的秘密。

用签占卜是东晋南北朝时期由于佛教的兴盛发展起来的。签大多为竹制长条,上书编号。抽签者任意抽取一签后,便根据签号查对签文,以定吉凶。如观音签的签数为100,其中上签30,中签55,下签15。各签中包括“签诗”和“卦象解说。”此外还有“关帝签”,共100,各签包括“签诗”“圣意”等,抽签内容包括功名、财禄、讼、病、婚姻等多种。由于上签和中签的数目占了85%的比例,因此抽签人抽中好签的机会很大。即使抽签人抽到的是下签,解签人也会巧舌如簧,把签中不吉利的内容转为祥和之说,说得抽签人心中快乐,心甘情愿地交上抽签费。由于抽签方法比较简单易行,签词内容主要说的是一段时间的运势,所以一直流传至今。

后来,在签的基础上,又发展出纸牌签。纸牌签的数量不等,有36签、24签、18签12签的,其中2/3是好签,1/3的签为一些模棱两可的内容。签底有签词、图案等。抽签的解释大多为抽签人最近的运气,解签人可以随意的吹嘘一通。如抽到图案为“妇女摇纺车”解签人可以说你摇金摇银,财源滚滚;也可以说你办事心猿意马,迟疑不决。

签词的解释很有“学问”,占卜先生利用有字、甚至有图的签词可以左右逢原,恰到好处。如“小人行险终须险,君子固穷未必穷。但把一心行正道,自然逢吉不逢凶。”显然,这首签词,即可说好,也可说坏。为了让你愉快地掏腰包,解签人会“妙语连珠”,说得你高高兴兴,最后是“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。”一次,一男士谨慎抽出一签,看后,这*失所望,脸色变青。签诗上写的是:“白虎当头坐命宫,名利财帛总成空。病逢仙丹效少奏,趋吉避凶惟诚重”。

占卜师看在眼里,他的解释是,虽然你的眼前名利财路没有什么,但只要你虔诚的烧香拜佛,就能够逢凶化吉,转危为安,前景看好。看来,占卦师对签诗的解释也不无道理。不论结局如何,都可以逢场作戏地巧解。

除了签词外,有些寺庙还在签牌中夹杂有少数的所谓“罚签”。“罚签”上写有“心不诚,罚灯油x斤”,“心术不正,罚香烛x斤”等诸如此类的东西。抽到这种“罚签”的人,必须拿出额外的钱买被罚的东西,求菩萨开恩,消怒。一些相信迷信的人惧怕菩萨的惩罚只好节衣缩食奉上“罚签”内的东西。更有少数寺庙内还专门为占卦者设立了“药签”。“药签”上的药方没有半点科学依据,人吃了这种“药”,后果可想而知了。

我们再来分析占卜先生是如何占卜的。

有位占卜师说,“要断来人难,先把来人亮”,这可能便是占卦先生的一贯手法。他们首先观察来人的身份、语言和面部表情,套出来人的一些情况,然后根据卦辞故弄玄虚,顺藤摸瓜。

宋代淳熙年间,福建有一学者曹仁杰来京城杭州等待秋榜中士。入京后,因手中拮据,生活无着,因懂点“字画卜”,无奈中便干起了占卜测字。一天,某人来求曹占卜。他手拿一幅画,画的是一官人发怒之状;并写了“事”“忧”“喜”三字,请曹卜测。曹看了写的三个字发现,“事”字下面挑脚缺,“忧”字半缺,“喜”字下端不封口。于是解释道:“你可能要吃官司,而且大祸如天,但不必忧虑,过了这个月祸自除,还将有进财之喜。”来人忧喜参半,请曹细说。曹说:“画上官人发怒,有令人忧愁之事。而“事”字笔画不正,所以无害。忧缺半则喜至,由于喜字下面不封口,须等到来月才转吉。求卜者听后顿时喜色盈面,“如果真是象你说的那样,我日后当奉谢重酬。”

过了一个多月,求卜者来拜访曹仁杰,并馈赠钱二万。他大赞曹的推断准确,说“先生说得真准,好象通了鬼神一般,京城占卦拆字者满街可见,但没有一个及你。”曹仁杰坦诚说道:“我不会占卜拆字,略知一点相法,看出你是衙门公吏,因而知你为公事而来。从你面色来看,没有灾难厄运之象,所以就以此说说而已。”

后来曹仁杰察访这人,果然是府吏,因一案情涉及贿赂,原告揭发了他,他害怕治罪而来占卦。由于府尹不主持公道,反而罚原告钱三十万。

还有一少年来求卜,看与未婚妻将来能否同心和睦,曹仁杰令他画了一枷一匙(枷、匙二字,发音暗喻“家室”),其下有喜字,便说道:“这表明婚姻之事最吉利,因为‘家室喜’”。曹仁杰的占卜,看似“灵验”,其实并非占卦灵验,而是他对事物、现象的分析情到合理,故其说带有一定的预见性。他在占卦测字过程中,首先是观察来人声色,作出一定判断,然后尽力牵强附会以求巧合。二是考察来人的底细,以言词迎合,使卜者在自己不知不觉中心满意足而去。

近十多年来,社会上有些占卜者因“学艺不精”,时常闹出一些笑话。河南某市的一商场附近,曾活跃着几位占卦算命先生。

一天,某记者在商场附近被一40多岁的占卦妇女拦住说:“你印堂发亮,有两道金光闪耀,近日必有好运。但必须有我给你指点方可。”话毕,这位占卦妇女拿出一叠塑料签,要记者抽一签,说如果抽到“上上签”则证明他的话准。记者不信,占卦妇女于是又拿出一个“工作证”,证书上盖有“某八卦协会”的印章。她指着签说,12支签代表12天神。记者一数,只有11支,便笑道:“你的天神不齐,怎么能算命?”那占卦的妇女自知露馅没趣,便灰溜溜地走了。

海南海口市,有人曾问路边一位年轻的占卜先生,为什么要干这一行?占卜师说,他大学毕业后,到海南来谋职。一时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,便干上了这一行。他认为干这一行不要本钱,挣到钱后再去办公司。有人又问,你真的能占卜未来?他答道,谁也不能预知人一生的命运。我读过算命书和心理学,求占者无非是想听好听的,为要做的事情壮壮胆,我就多说几句吉利话,也加一点小灾小难的话,他们十分相信。这说明,他占卜无疑是为了赚钱而已,其占卜的动机远不如汉代占卜先生严君平。

当时严君平隐居成都以卜筮为业。他占卜是希望他人“从善”。如见占卜者有邪恶之心,便利用所占卦理进行正面引导,说明利害。对年轻人讲孝敬之理,对弟兄之间便谈孝悌;对大臣等*则说忠君报国的道理,以“从善”来讲卦义。他虽然宣扬的是忠孝仁义的一套,但比利用卜筮来妄断祸吉凶福,诈骗钱财无疑是一种进步,唐代陆龟蒙曾对他的做法给予了积极评价。

当然,占卜先生也知道占卜这种简单的预测形式有必有破绽,少有灵验,因此在求占者身上作文章,想方设法进行变通。清代王洪绪在《卜筮正宗》中谈了“卦有验有不验”的情况:

灵验的情况:

占卜人心诚,感动了“神明”。求占者在占卜前先进行了虔诚的祷告,然后再卜,卜后要严格按照卦词断卦,吃透其中的道理,故而灵验。

不验的情况:

一是占卜者不知道要占什么好,而妄加占断;二是占卜者要占的内容过多,可能神灵厌烦不理;三是占卜者如占盗窃奸淫之事,天理不容,占断不验;四是占卜者事先没有准备,随心所欲,想占就占;五是请人代占,而代占人与自己的名分关系不清楚;六是奴仆代主人占,不说实情,而假称是其亲戚,造成神灵占断有差;七是因自己有事,请朋友代占,而代占之人心不诚;八是今日占了,明日又占,或一人占4、5卦。

这些不验,为占卜不灵作了开脱。这样占卜先生就可巧妙地利用人的心理作用,要求占卜人“其用之至严,其奉之至敬,其求之至悉,其应之至精”,正所谓的“诚则灵,不诚则不灵”上。

实际上,灵验与否,应该用实践来检验或评判,但却把你引导到你的“心”诚与不诚上去。心诚的程度决定了灵验的程度,心愈诚则愈灵;反过来,如果应验,则证明了你的心愈诚。

同时,占卦时要求一次成功,正如《易经》中第四卦“蒙卦”卦辞告示那样:“初筮告,再三渎,渎则不告。利贞”。

用白话文解释是,初次占问的时候,卦象将结果显示于人,再多次问同一件事,反复的问,卦象就不告诉你结果了。如果是占卜数次,则亵渎了神灵,神灵就不会理会。这说明占卜是不能重复的,既然不能重复,也就不能证实占卜的准确性了。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

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

欢迎转发,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授权

稿

中国科学探索中心微信欢迎赐稿!

稿件内容以反伪破迷为核心思想,科技哲学、科学与公众、世俗人文主义、科技伦理等领域均可涉及,旨在将科学探索结果无偏见地告知公众,避免公众上当受骗。

稿件一经采用,我们将奉上稿酬。

投稿邮箱:

cfi@crisp.org.cn

中国科学探索中心

崇尚科学 反伪破迷

您的关注和转发,是对科学事业最大的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