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有少时研究命理,是从不信这玩意儿开始,当初了解他的目的是看到居然的人拿这东西来验证人生。觉得荒谬。因为书上一直说,封建迷信嘛。然后我就从要找到推翻他的理论基础来开始学习了。然而随着了解的越深入,越发现中间的奥秘,为何,这打上迷信标签的东西,怎么对人生轨迹的预测及验证预测这么重合。于是我对这东西开始了总结。

经过一千例熟人命盘的解析后,居然发现了书上好些东西是不能照搬的。命理最初的预测工具发明是唐朝李虚中,他用年、月、日三柱为人解命,据说能达到八成准确确。后来的学士徐子平,把年月日再加时的干支,成了后来的四柱学。四柱开始形成一个完整的理论及系统框架。又因为其为最基础、简单的易学,在民间非常普及。所知者众。

命书最系统的是《三命通会》,此书作者是民朝进士万民英所著古人四柱作为讲解。 此书优点是对格局及五行的论证很深入。后一本是明朝军师刘基所著《渊海子平》,此书论证与《三命通会》有一定相似,但应该写得更为深奥。所以后人习命者还是以习《三命通会》居多。文人习这方面,与预测派研究及深入领域也是不一样的,文人过于发现新东西,一般社会层面的人,也难以得到此类人的预测。

抄了很多古书也需要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。读这方面的经典多后,我发现命理上的精华书籍是《滴天髓》一书。其书作者是张铁樵。此人以预测为生,据说当时是在一阁楼上,有需要预测的是吊银子上二楼,批好命后再在蓝子里批命的格局吊下来。但《滴天髓》所讲,不是从基础开始的,其书目的是与高手探讨,均是实例总结,而且相当实战。后来的盲派命理,很多手法采用了《滴天髓》的分析手法。

然后清朝命理学家,净研究些没事干的玩意,把星宿、神煞加了进去。这东西简单易学,就被一些三脚猫者开始利用,在社会上招摇撞骗了。太岁、太阳、钩绞、罗假、天罗地网、大耗、小耗、太阴、白虎这一堆狗屁东西套在流年上就开始论命了。结果不是五行为基础的东西早就远离了命理学的本真。星宿、神煞的出现,让中国玄学走进了弯路,把易的河洛、天地人三才、阴阳五行的生克制化放在不重要的地位。特别后来的三合派风水,实际是一大伪学,盗用天星风水的十二宫状态加之命理的六合,混成一派,取个名字叫三合。实际三合在理气来讲,其存在基础是没有依据的。杨公风水当初的理论是玄空风水,天星是赖布衣自创,均各有很深的体系研究。独有三合,形成理气无自己理论基础,全部盗用,误人误已。在贵州多是象形派及聊知阴阳的在忽悠。

曾看过地方风水师与人相穴,坐山不用格龙、不懂入首、不懂龙之生旺死绝、不识水口,不分门派,不识翻卦、只知靠山及凭感觉朝向。实纯粹在忽悠。古言三分阳阳走天下,七分命理不敢行。不懂命理、不懂相学、不懂梅花易数、不懂奇门九宫、却自称风水大师行走天下。择日不论山向、却以孝子属相本命与否、相冲与否,实是荒谬。以谋利为目的,不学无术。是中国一大现象,别说这些古来就是混混然的行业,在这个大师倍出的年代,有这种现象不得不说是因果使然。

神煞是离地球较远的星系,不排除对地球本身有作用力。但因为距离远,影响基本可以忽视。为何清朝神煞在命理中体现不出准确性,原因在于机械的把主星与远离地球的星系力量理解成等同,实用中难免犯原则性错误。这些无足轻重的东西丢开吧。清朝伪书,除了《滴天髓》其他让他见鬼去吧。